白先勇携手苏昆打造昆曲新美学 | 让昆曲在现代成为时尚

[2019-03-14]  作者:橄榄戏剧

 

3月8日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行了

第十一届东方名家名剧月重磅剧目

苏州昆剧院《白罗衫》《义侠记》的媒体见面会

著名作家、昆曲制作人白先勇

为大家现场解读了这两出戏

此外我们更有幸听到了

白先勇先生、昆曲表演艺术家

岳美缇、 梁谷音、刘异龙等大师

对昆曲的见解和感受

昆曲新美学,让看昆曲变成一种时尚

21世纪的今天,还有多少年轻人知道昆曲、看过昆曲、了解昆曲?

十数年前,白先勇曾在北大校园推广昆曲的讲座中做过调查,发现近乎98%的学生都没看过昆曲。

如何把这个存活了600多年的古老剧种重新搬到21世纪的舞台上,让其再放光芒?

这是有着“昆曲第一义工”称号的白先勇一直以来所思考的问题,也一直为之努力着。

白先勇先生表示面对社会环境和观众的变化,昆曲演出也不能一成不变,几百年一副面孔。在传承的过程中如何拿捏好变与不变则是需要谨慎的。只有更好地结合时代与年轻人的审美观,将传统的“筋骨”留下来,才能在当代观众接受的过程中使之得以继承和发展。

新世纪以来,白先勇与苏州昆剧院联合制作了青春版《牡丹亭》(2004年)、新版《玉簪记》(2009年)、《白罗衫》(2016年)、《义侠记》(2018年)四部作品,对当代昆曲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白先勇从创作实践中提炼出了“昆曲新美学”的概念,其目标是“让昆曲的古典美学与现代剧场接轨”,核心是“古典为体,现代为用”。十几年来,白先勇推动昆曲进入30多所高校,培养了数十万青年观众,在全球华人圈掀起一波昆曲复兴的浪潮,使昆曲成为现今华人圈的一种文化时尚。

昆曲不只才子佳人

此次要在东艺与观众见面的两部由苏昆与白先勇联合制作的大戏,与大家熟悉的才子佳人戏大为不同。

4月4日上演的新版《白罗衫》是昆曲剧目里罕见的一出家庭伦理、情与法艰难选择的大悲剧,近乎希腊悲剧索福克勒斯《俄狄浦斯王》的声势及力量。

白先勇在介绍该剧时说道:“《白罗衫》可以成为一个‘很不一样的悲剧’,因为它与希腊悲剧和莎士比亚戏剧在气质上有相近之处:人的命运纠葛、是非好恶的摆弄、亲情理法之间的挣扎,徐继祖与徐能父子之间的关系几乎已是最好的悲剧元素……与以往相比,新版《白罗衫》最大的不同是徐能、徐继祖父子在极短的时间内面对命运真相时的种种表现,它关乎人性、救赎这些较深层次的思考和审美。”

若用两个字来定义昆曲,白先勇认为是“情与美”。昆曲是以最美的形式来表现中国人最为深刻的情感。白先勇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:“每当我们在制作一个戏的时候,都希望在原来的基础上给它一个新的诠释,我们是根据传统文本来改编的,在传统的基础上怎么让它赋予新的意义,这个很要紧。现在的道德观、视觉美学等都不一样了,所以我们这些戏都是要引起21世纪,尤其青年观众的共鸣。”

新版《白罗衫》中的戏服十分之考究,虽然请了设计师进行全新的设计,但绣工全部由苏州的老绣娘完成。对于自己的昆曲新美学,白先勇则强调,“尊重传统不因循传统,利用现代但不滥用现代”,现代的因素要很谨慎地注入传统之中。

新版昆曲《义侠记》将在4月6日上演,重新演绎潘金莲、武松、武大郎及西门庆的故事。新版《义侠记》由白先勇根据明代传奇《义侠记》改编,由昆曲名家梁谷音担任艺术总监,苏州昆剧院青年演员、国家一级演员吕佳领衔主演,饰演潘金莲一角。

 

《义侠记》原系明沈璟所作,取材于《水浒传》好汉武松的故事,以武松“义”而“侠”得名。到近代,舞台上所演回目则集中在潘金莲一事,因此该剧又名《潘金莲》。这出以潘金莲为主线的大戏,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了潘金莲的可爱之处,可怜之处,风流之处,还有她的可憎和可悲。

新版《义侠记》在去年3月于苏州中国昆曲剧院首演,颇受好评。有网友评论道:“新版《义侠记》在艳情与悲悯之间,谱写了一曲人性的悲歌。潘金莲的形象变化立意新颖,着实惊艳。”这部筹备两年的新版《义侠记》则用比较现代的眼光,从人性的角度去看待潘金莲这个争议人物,让这个多姿多彩的角色,能够引起人们的畏惧与怜悯。同时将“民俗风”发挥的淋漓尽致,舞美风格更偏向民间、民俗,在设计上“下了一番功夫”。